2016年

2021-01-03 04:59

水钢集团赛德建设公司总经理高昭宗介绍,赛德原是水钢的一个检修公司,行业低迷中差点垮掉。“2013年起,承建城市立体车库,人家用时8个月,我们3个月就全部建好。这一仗打下来打出了名气,今年,立体车库订单已达到8.5亿元。”高昭宗说。

张新建算了一笔账:用地方面,公司自发电量突破10亿千瓦时,加上大用户直供电,节省成本过亿元;物流方面,内外联动,全年降成本1.8亿元左右;库存方面,铁矿石、煤焦等库存大幅下降,资金占用从10.4亿元降低到6.3亿元。

轧钢厂准备作业区原有员工150多人、领导6人,现在,员工减为80多人、领导只有2人。“以前3个人看1台机床,效率低还‘吃不饱’,现在1个人管3台机床,运转正常收入还年年增加。”作业区支部书记罗源说。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免责声明:

走进水钢集团炼铁厂厂区,记者看到,容积1200立方米的2号高炉已被全部拆除,容积680立方米的1号高炉炉体、输料管道等还依然保留。

“生产围绕经营转、经营围绕市场转、结果市场说了算,主业既对标自己,还对标同行、对标市场。2016年,预计吨钢增效40元,跑赢自己;购销两头增效2亿元,跑赢市场。”夏朝开说。

据首钢水钢公司副总经理夏朝开介绍,主辅分离过程中,主业是“问题导向谋创新”、辅业则是“千军万马闯市场”。

一些受访的职工和基层干部说,连年亏损把大家的自信心亏到了极限,经过3年多的努力,公司发展正一步步从被动变为主动。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原来,天上乌云摞乌云,地下浮尘摞浮尘,现在,高炉拆了环境好了,自信心、战斗力也在慢慢回归。”罗源说。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员工安置遵循3条路径:一是重新定编、定岗、定员,二是对距离法定退休年龄5年内的职工实施内部退养,三是转岗安置。3年多来,共安置职工万余人,总数减至不足1万人。”卢正春说。

“实现了经营整体‘不失血’,综合效益在首钢集团的排名从2013年的倒数第1上升至正数第2。同时,还抓住化解过剩产能的机会,以退为进,盘活厂房、设备、拆除产线等资源,谋划‘大三线’工业遗迹旅游、智慧物流等新产业,以城市服务商的身份融入地方经济发展。”张新建说。

据水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卢正春介绍,2013年,水钢员工1.98万人,一半以上的员工需要分流。

“公司原来到处是‘百元大钞’,只是大家没去捡。现在,从采矿、运输到制矿、炼铁、炼钢,每个环节都在降成本,预计全年降本增效超过5亿元。”张新建说。

辅业方面,水钢发挥优势发展新型建材等产业,辅业产值从2013年的6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22亿元,实现整体盈利。

水钢集团副总经理龙雨说,包括1号、2号高炉在内,共压减钢产能150万吨。其中,“三线”时期由鞍钢搬来的1号高炉,将保留作为贵州“三线”建设博物馆工业遗址展区。

“不仅妥善安置员工,还精简机构,合并厂矿、合并机关、合并处室,减少人员。原有处级干部200多人,100人中就有3人是科级干部,开会时一个礼堂两层坐满了人。如今,处级干部精简到121人,科级机构被减掉75个,占总数的1/3。”卢正春说。

43岁的朱宇曾在水钢集团工作22年,如今,他自主创业成为一家汽车快速保养中心的老板。“中心有5个人,其中3人来自水钢。开业一年多来,扣除店面租金、人工成本及其它日常开支,预计今年能盈利。”朱宇说。